你家幻雪要上天。

渡出推√

恋爱妄想少女渡我和乖巧学弟出久~

     恋爱!


     一个令无数少女烦恼而又向往的词语。 它们发生在现实、电视剧、或者电影。真正美好的故事,差不多都发生在小说和少女们的幻想里。


     清纯可爱的少女暗恋上了隔壁班帅气潇洒的学长、被霸道总裁宠坏的小娇妻、初识但仿佛曾经见过的一见钟情……


     少女抱着一堆恋爱小说,推了推红色眼镜,脑内回想着小说剧情,虽然老套、虽然剧情略显夸张,但是这种故事不论什么时候都让她期待——期待真正的恋爱什么时候降临到自己身上!


     渡我被身子就这么一天到晚的做着白日梦,课余时间除了吃饱喝足睡眠充分以外,就是在疯狂的阅读和购买着一本又一本的恋爱小说,什么时候呢...究竟什么时候才会有那种恋爱时轻飘飘的感觉降临到自己身上呢?


     正当自己一边走神,一边没有目的的在校园里乱逛的时候,渡我被身子丝毫没有感受到周围发生的变化,比如离她只有五米远的一棵树。如果没有突然出现的手拦住她,或许她已经在捂着疼痛的额头,嘴里念叨着“痛い痛い”了。


      “那个......这位学姐。”


      “什么?” 渡我被身子好不容易从妄想被拉回到现实,随着声音的来源向着旁边望去,对上了一双绿色的眼眸。 与眼眸同色的头发看上去软乎乎的,脸上看起来一点肉也没有,捏起来手感应该不会好,不过雀斑可以为他的可爱加分,并不是很整齐的校服能凸显出一点笨拙——这让渡我被身子想起了最近刚开始追的一篇小说,她记得剧情是一个学姐对成绩不好的学弟起了恋心,原因是每天都在帮他补习,长时间的相处和了解彼此,以及学弟身上的萌点都深深的戳进了她的心里,而那个学弟的描述和面前这个男孩子竟然有几分相似!


     这是,一见钟情的感觉!!


     绿谷出久只是新来的学生,偶然间,看到陌生的学姐快要撞上枫树,匆忙上前将她拦了下来,但是这位学姐给他的印象是奇怪的,她嘴角上扬的弧度只能用可怕来形容,眼底黑眼圈浓重,脸颊上泛着红晕。疯子、虽然有些不礼貌,但这是绿谷出久唯一能想到的形容。


     渡我被身子逐渐把自己从妄想中拉回现实,又推了推自己红色的眼镜框,总算有了一副学姐的模样,随后开口问道:“呐呐、你是新来的学生吧,叫什么名字呢?”渡我被身子的笑容终于正常了一点,说完这句话以后又吐了吐粉红色的舌尖。



     绿谷出久意识到对方是想让他自我介绍,不禁挺直了身子,一本正经的介绍自己:“我是绿谷出久,是1—A班的学生,但是、我好像迷路了,所以,请问您知道1—A班的教室在哪里吗?”在自我介绍的同时,又想起了自己的困扰,面前这位又刚好是自己的学姐,一定很了解这所学校。



     “嗯、啊啊……1—A班啊,人家如果没有记错的话……”渡我被身子眯着眼睛,右手食指抵在太阳穴上做出思考的样子,让她的小学弟捏了一把汗。突然她猛的睁开了眼睛,想到了什么一般开心的笑起来,开放的本能让她抓起了绿谷出久的手:“到这边来哦!!人家记得是在这边啦。”



     对女孩子这种生物一向一窍不通的绿谷出久突然涨红了脸。自己被女孩子主动牵手了、??而且还是自己很奇怪的一个学姐??



     在绿谷出久还在不停脑内风暴的时候,他已经被渡我被身子强行拉去了1—A班的教室门口,一路上多少人奇怪的目光投来他也没怎么在意,反应过来的时候,学姐就一直在不解的看着他了。



      渡我被身子的双眼对上绿谷出久涣散的视线,她摇摆着脑袋,从不同的角度开始观察绿谷出久的脸:“呐、出久小弟弟为什么一直在发呆呢?唔嗯、该不会是在想什么事情吧?是什么呢——究竟是什么呢——?”



      “并、并没有什么事情!!!”绿谷出久一个着急,就用自己的双臂交叉抱住通红的脸颊,这个动作引来的是渡我被身子的一阵笑声:“出久小弟弟真的、好可爱呢~”



     “对了对了、”渡我被身子突然想起了什么:“人家是渡我被身子哦,人家的教室就在出久小弟弟的楼上,有什么事情随时都可以来找人家的啦,是十分欢迎的哦!!”她又开始笑,实际上她一直都在笑,只是开心的心情更浓郁了而已。如果不是上课铃声不懂风情的响起,她绝对会再和绿谷出久多聊一会儿的。



     “对不起啦~!!出久小弟弟再见哦,人家要去上课啦!!”渡我被身子一边跑一边回头一边笑,听到了绿谷出久的回应后,心满意足的转过头去,奔跑的步伐开始蹦蹦跳跳的,不知不觉间又哼起了歌曲……



      今天的恋爱日记、一定不会再是胡思乱想出来的东西啦!!


依然是叛逆组友情向。
描改自吊带袜天使。
@标准咸鱼一只

好我也放一下鱼w
描改的吊带袜天使。
雷柠友情向。
是我「柠檬」和他 @标准咸鱼一只 「雷狮」
他超可爱超帅气超攻一男的w

单相思少女「渡出」

喜歡,超喜歡,最喜歡他了!



渡我被身子的心裡無限重複著這個句子,腦海裡浮現的身影都和那個叫「綠谷出久」的人重疊在一起,綠谷出久、綠谷出久、那個身體總是傷的一塌糊塗,看他拖著傷口吃力行走,疼痛到腳步難支的樣子,實在是令渡我被身子著迷。


嗜血JK心中所謂戀愛的感覺,就是見到喜歡的人,就會臉紅心跳,呼吸聲都加快了,想要刺穿他,想要讓他流更多血,然後飲下,變成他的樣子,因為喜歡他,所以想要變成他的樣子,所以想要讓他流更多的血…!



“這份心意,永遠也無法向出久くん傳達嗎?”



渡我被身子突然說了一個沒有意義的問句。



因為什麼呢,因為她是壞女孩嗎,因為渡我被身子是敵人嗎?因為敵人對英雄的愛就是笑話嗎?


這也是令她最苦惱的地方,明明只是想簡單的打個招呼,如果過分一點的話還想一起逛街什麼的,這就是、「約會」了吧,如果能和他約會就好了...渡我被身子想要她的眼睛裡一整天都倒映著綠谷出久的模樣,像戀人一樣擁抱牽手,然後在不被注意的情況下,刺穿他,撕裂那副身軀,任由血霧揮散,脆弱的生命,就這樣,終結了。



但是,妄想还是總歸是妄想啊、有的時候,現實這種東西真的傷透的少女的心。在夢裡看見的畫面全都是五顏六色的,像蜂蜜一樣黏糊不清,又有甜蜜的味道。但是醒來看到的卻是紫黑的模糊一片,胃裡全是苦水,因為渡我被身子是敵人,是個壞孩子。


綠谷出久如果見到她,如果見到敵人。都會露出警惕神情和備戰的狀態,在渡我被身子的眼中,真的是,太討厭了,太討厭了太討厭了太討厭了太討厭了太討厭了太討厭了太討厭了太討厭了太討厭了——!!


有的時候還真是苦惱,為什麼這麼明顯的愛意,他就是無法察覺呢?這份扭曲的愛意,又究竟會結出怎樣的果實……一定很苦,很難吃。


但是渡我被身子是個固執的女孩,對她的戀愛和暗戀對象的血液有不一般的固執。


對綠谷出久的心意絲毫不會減銳。


對實現這份愛意的願望不會熄滅。


對實現這個願望的希望不會磨滅。


即使很久沒見面但是對他的思念斷絕了嗎?


絕對不會。





這份愛意,一直都沒有停止過,一直都好開心,好開心,僅僅是喜歡他就已經這麼開心了,要用簡單的一句話,來表達這份心情是不是太草率了啊,無所謂,只要他能夠接受告白,渡我被身子就滿足了。


是那個吧,所謂單相思少女就是這麼一回事。每天都不會有驚喜出現,只會枯燥乏味的度過每一天。